• <tr id='JtZ3CA'><strong id='JtZ3CA'></strong><small id='JtZ3CA'></small><button id='JtZ3CA'></button><li id='JtZ3CA'><noscript id='JtZ3CA'><big id='JtZ3CA'></big><dt id='JtZ3C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JtZ3CA'><option id='JtZ3CA'><table id='JtZ3CA'><blockquote id='JtZ3CA'><tbody id='JtZ3C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JtZ3CA'></u><kbd id='JtZ3CA'><kbd id='JtZ3CA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JtZ3CA'><strong id='JtZ3C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JtZ3CA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JtZ3CA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JtZ3CA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JtZ3CA'><em id='JtZ3CA'></em><td id='JtZ3CA'><div id='JtZ3C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JtZ3CA'><big id='JtZ3CA'><big id='JtZ3CA'></big><legend id='JtZ3C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JtZ3CA'><div id='JtZ3CA'><ins id='JtZ3CA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JtZ3CA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JtZ3CA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JtZ3CA'><q id='JtZ3CA'><noscript id='JtZ3CA'></noscript><dt id='JtZ3CA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JtZ3CA'><i id='JtZ3CA'></i>

                从“九层妖塔”原型古墓新发现,跟你聊聊考古那些事儿

                2020-12-09 11:23:38    所在频道:  综合频道    来源: 新华网思ξ客
                /uploadfile/2020/1209/20201209112934485.jpg
                电影《九层妖塔》创意插画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近日,青海省“九层妖塔”原型古墓考古又有了新发现,让不少网友大呼:“《鬼吹灯》诚不欺我!”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/uploadfile/2020/1209/20201209112933715.jpg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在青海省都兰县的荒漠戈壁上,聚集着中国最大的吐蕃墓葬群。一千多年前,这里曾是吐谷浑王国的繁华都城。这片◥戈壁下,埋藏着不少不为人知的历史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1982年,青海省海西州都兰县发现了一座古墓。随后,考古学家又在其附近发现数百座古墓,这片古墓群被命名为“热水墓群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为何它会被认为是“九层妖塔”原型?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“热水墓群”中最为壮观的一座墓葬——“血渭一号大墓”,据称就是《鬼吹灯》小说中“九层妖塔”的原型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这是因为“血渭一号墓”的构筑形式和风格极为特别,在我国考古发现中绝无仅有。 而且共有9层,在当地流传着这座墓不吉利的传说,因此当地的老百姓称它为封印群魔的“九层妖楼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自2018年起,“血渭一号墓”已出土各类文物1000余件。最近,考古人员又有了新发现。这座“九层妖塔”的原型古墓里,出土了大量精美金银器。关于墓主人的身份,目前还不能确定。但是,近期在墓中发现的一枚银质印章,让考古专家充满了期待,或许这将成为揭开墓主人身份疑云的密码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/uploadfile/2020/1209/20201209112933446.jpg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/uploadfile/2020/1209/20201209112933654.jpg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/uploadfile/2020/1209/20201209112933113.jpg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据悉,“血渭一号大墓”周围还有许多小古墓,数量达200余穴。目前,考古人员仅发掘了墓葬一、二层,出土了大量陪葬物品和陪葬的马、牛、羊等动物遗骸700余具。在众多的随葬品中,有古代皮靴、古藏文木片、古蒙古族文木牍、彩绘木片及金饰、木碟、木鸟兽、粮食和大量丝绸。到目前为止,才仅仅发掘了墓葬一二层,剩下7层尚未被考古发掘,很多都还是未知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/uploadfile/2020/1209/20201209112933483.jpg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考古就是探险?考古“没钱途”?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《鬼吹灯》这部和古文物探秘有关的系列小说,带众多读者进入了一个瑰丽的考古世界。然而,在现实中,考古却不如文艺作品里被描述得那样浪漫化、随意化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有的影视作品或者一些鉴宝类节目常常把考古搞得“神神秘秘”。例如,考古队出任务前要搞祭祀仪式。又比如,考古队员白天考古完了,晚上去到旧货市场淘来了价值连城的古玩。可实际上,这些内容都是毫无根据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/uploadfile/2020/1209/20201209112934180.jpg
                电影《九层妖塔》宣传照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中国考古学在创立的时候就立下了不搞收藏的行规,所以,真实的情况是“搞收藏的不懂考古,懂考古的不搞收藏”。作为文物的第一经手人,考古学家当然要严格遵守行规,保证把文物上交给国家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事实上,考古学的内容很庞杂,任何一个人企图回答“考古学是什么”的问题时,都会发现自己是盲人摸象。但总体来说,学习考古学,主要包括“体”和“脑”两方面:“体”是指田野考古,业内人称“下工地”,也就是进行室外『发掘;“脑”则指日常学习,主要是上课(接收信息)和读书(获取知识)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前一阵,一位出身贫寒的女生钟芳蓉因为高考成绩优异,被北大考古系录取,而她的这一选择令部分网友感到不解。在大众心目中,考古学是一门艰苦、冷门,并且是缺少“钱途”的专业。选择它,就注定走上了一条孤僻冷峻的道路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/uploadfile/2020/1209/20201209112933309.jpg
                2018年1月25日,考古工作人员对海昏侯墓园五号墓的内棺进行清理工作。新华社记者 万象 摄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?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先来讲讲考古工作的待遇问题。传统上看,考古学毕业生可以选择的就业方向主要是考古所、高校和博物馆,江苏、浙江、广东等地,基础工资还是可观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再加上考古人还有田野补助,勤下田野参加考古发掘的考古人员,如果不算长期出差引起的“亲情损伤”的话,基本相当于食宿全免、双倍工资。有的年轻考古研究员因为勤奋工作,毕业几年〗后就靠自己买了房。也就是说,考古没办法让你“一夜暴富”,但完全可以做到“安身立命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当然,从事一门工作,只看收入、待遇就太过世俗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考古不是惊险的探险⌒ ,但也绝不是孤独而无聊的事情。考古很“冷”,但“冷”的好处在于,尽管它不够追赶热潮,但却能从热潮退去的沙滩上发现究竟留下了些什么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/uploadfile/2020/1209/20201209112934389.jpg
                敦煌莫高窟数字展示中心放映的球幕电影《梦幻佛宫》。(资料图 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 2017年4月15日摄)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人类历史历经沧海桑田,越是留下的就越是珍贵。在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看来,是考古告诉人们历史,把未知的事情慢慢变成已知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在千千万万个考古工作者看来,他们的工作不仅是在探索未知,更是在为“我们是谁”寻找答案。因为,“我们是谁”不仅取决于我们“现在是谁”或“未来是谁”,更取决于我们“曾经是谁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这便是考古最大的魅力所在。

                创意时代(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)声明:此消息系转载自新闻权威媒体,创意时代(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网)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进行学术交流之目的,并不用于商业用途且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。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权益,请与我们联络,我们将第一时间进行处理。更多消息,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